夢遊症 Somnambulism (7.1-7.13)

北市立永春高級中學攝影社第十六屆成果發表

夢遊症 Somnambulism
臺北市立永春高級中學攝影社第十六屆成果發表

展期:2011 July 1 (五) ~ July 13 (三)
開幕:
2011 July 2 (六) 14:30
音樂會:2011  July 2 (六) 吉他社演奏 14:50
地點:1839 Little Gallery
(台北市大安區延吉街120號地下樓)【交通資訊

永春高中攝影社於第十六屆首次舉辦校外成果發表展,被定位為靜態社團的我們不會跳舞,不會任何樂器,待人卻還有些生澀害羞,所以我們一直躲在自己的觀景窗後面,我們最親近、最了解我們的相機,用光影、色彩,含蓄的說出—這二十一世紀屬於我們的語言。

如果人生是條拋物線,16、17歲的我們達到了頂峰,準備最絢爛之後逐漸向下墜。這是在青春結束前的最後一次,我們只讓自己放縱這最後一次,說自己認同的話 ,做自己喜歡的事 。 讓我們的青春是成了場自由放縱的夢遊。

緣   起

來自於現實生活中的壓力,我們被迫規律的起床上學上課放學補習回家;踏著一樣的步伐,寫著一樣的字,說著一樣的話,於是再也沒有人是獨特的,失去了自我。你和我,我們每個人都一模一樣,漸漸的被磨成了完美的齒輪。 

我們渴望逃離如此平乏個規律生活,卻發現我們的大腦與心智早已麻痺,我們沒有膽子張翅去飛,飛走了以後也找不著方向。困在這日復一日的圓,年歲飛逝而不停留,我們仍在原點,努力奔跑的原地自轉。我們厭煩,仍然膽小的接受這一切。

所以那些現實生活中沒有辦法盡興的理想就在夢裡實現吧。在半夢半醒之際,失去了理智的羈絆,感性鬼祟而放肆。忘了該做和該說什麼,只剩下,純粹的你,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成全小小的自我。

創作自述

夢遊症(Somnambulism),在神經學上是一種睡眠障礙,眼睛張開,讓人誤以為是清醒的,而且可以回答一些簡單問題或命令。三分之一的夢遊者行為有侵略性,醒後不能記得自己曾經下床。(節錄自維基百科—夢遊症)

夢遊,遊走於半夢半醒之間。這會是一種病嗎?大腦昏沉無法正確思考或清醒。走的這一步搖晃究竟是夢還是真實?又是誰說了什麼在耳邊低喃細語?失去了辨認與堅持的能力,逕自地說起那只有自己才瞭解的語言,世界開始失去了豔麗和媚俗的虛偽七彩,只剩下寫意且真實的,令人安穩的舒適色調。

這一次,就讓 自己成了夢遊的重症患者,那些在現實世界中不被允許的,就讓我們在夢裡恣意且放縱的完成。睡吧,夢吧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展覽資訊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Both comments and trackbacks are currently closed.